深之都業主委員會重要聲明
 
深之都商場坐落於九龍長沙灣道226-242號金華大廈1-3樓,於2005年9月開業,前身為龍朝酒樓,鄰近黃金及高登等商場。 深之都商場共有518單位。 
 

深之都業主委員會,係循【深之都商場分公契】,經深之都商場業主大會議決合法選出,代表深之都商場518單位的所有業主” (包括發展商China Tender Limited 27個單位在內)。

 

深之都的發展商 China Tender Limited藉著其草擬深之都商場 <分公契> 的權力和便利,在 <分公契> 上指明委任有關連的公司龍亞行有限公司(Future Dragon Limited) 為深之都商場的第一任 「分公契管理人」。故此,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很輕易地一開始便取得深之都商場的管理權,但卻沒有親自執行工作,而只是運用其擁有的權力,轉聘仲量聯行為管理代理,執行「分公契管理人的職務。

 
深之都業主一直都不滿第一任 「分公契管理人」及其管理代理的工作等表現。
 
深之都業主委員會于20079月13日,在九龍油麻地梁顯利社區中心一樓禮堂,召開全體業主大會,以超過百分之五十業權分數(實數是74%)的業主投票贊成更換商場管理人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 ;連同發展商 China Tender Limited本身所持22%業權份數有效投票,投票率達業權分數96%,(除發展商投反對票外)全體出席業主贊成終止龍亞行管理人的職務。
 
即是,以業權份數計:-
74%贊成更換管理人: 22%(屬發展商)業權反對;
 
商場單位計:-
455單位贊成更換管理人:27單位(屬發展商)業權反對;
 
商場業主人數計:
388名業主贊成更換管理人;1名業主(發展商)反對。
 

20079月13日大會决議,深之都業主委員會委託律師,2007年9月24日向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發出三個月通知期之解僱信,通知其職務終止期為2007年12月31月。

 
20079月13日大會决議,深之都業主委員會于2007年10月登新管理招聘啟事及甄選新管理人。
 

甄選結果,深之都業主大會200712月3日選出 獅寶管理有限公司(Cesa Management Limited) 為新一任深之都商場的管理人,並定于2008年1月1日履新。

 
深之都業主委員會明白,管理權移交工作繁複,必需預早計劃及獲得上一任管理人的合作,是故不停催促首任管理人及其管理代理,要求雙方開會討論移交問題。
 

2007年12月28日星期五下午6時為止,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及其管業代理仲量聯行相應不理,其負責人並多次拒聽電話,留言也不回覆,形跡可疑。

 
深之都業主委員會各委員研判下,認為事態嚴重。為免深之都商場管理出現混亂,在深之都業主委員會要求下,新任管理人(獅寶管理有限公司)同意于2007年12月28日星期五晚上11:00,發出聯合書面通告,宣告即時(提早)接管深之都商場,以免商場管理出現真空或混亂情況
 
深之都業主委員會及新任管理人(獅寶管理有限公司)同時安排翌日早上 “實際進駐” 深之都商場及其管業處(兼保安控制中心)。
 
于2007 年12月29日約早上7時30分,部份深之都業委會成員,於深之都商場地下得悉 仲量聯行/龍亞行 欲委託一間完全陌生的保安公司---「大眾警衛」--- 于2007 年12月29日進駐商場,負責商場保安事宜。
 

業委會擔心 龍亞行及仲量聯行 發動搶灘遊戲,令「大眾警衛」可以搶先一步進駐商場,做出既成事實。深之都業主委員會,連同數十位熱心的小業主及新任管理人(獅寶管理有限公司) ,于2007 年12月29日早上8時 “實際進駐” 深之都商場及其管業處(兼保安控制中心)。

 
早上10時10分,即深之都業主委員會接管商場2小時后,仲量聯行朱姓代表致電深之都業主委員會主席,提出于同日早上10時25分,于管業處安排交場會面,並建議深之都業主委員會于2008年1月1日才正式接管商場。
 
早上10時45分會面時,仲量聯行朱姓代表帶同其上司周某,與及數名仲量聯行職員,進入深之都管業處(兼保安控制中心),但他們企圖同時「大眾警衛」人員進入深之都管業處(兼保安控制中心)。在場深之都業主委員會及業主,即時拒絕「大眾警衛」人員進入深之都管業處(兼保安控制中心),衹容許仲量聯行職員進入深之都管業處(兼保安控制中心)。
 
“交場”會面其間,仲量聯行朱姓代表多番推搪簽署 “交場” 文件。
 

早上11時20分,在場的深之都業主委員會主席,向仲量聯行朱姓代表及其職員發出書面通知:深之都業主委員會即時接管深之都商場的管理權及要求仲量聯行職員即時離開深之都商場及其管業處(兼保安控制中心)。但仲量聯行朱姓代表及其職員仍不願離開,深之都業主委員至此才知悉 仲量聯行朱姓代表及其職員“交場” 是借口,真正目的,是企圖擅自交場予「大眾警衛」。

 

同日早上11時43分, 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代表律師傳真律師信到深之都商場管業處予仲量聯行周姓職員周姓職員 將該信即時轉交給了在場的深之都業主委員會法律代表。 該律師信內容是通知深之都業主委員會代表律師,于2007年12月29日,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 正式終止仲量聯行作為管業代理職務。

 
至此,仲量聯行已無任何身份處理事件,惟其職員仍不肯離開深之都商場管業處(兼保安控制中心) 深之都業主委員會主席惟有報警求助。
 

下午2時30分,警方調解下,仲量聯行職員表示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 法律代表正在途中,深之都業主委員會主席同意和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 法律代表會談。仲量聯行職員則同意收拾個人、仲量聯行公司財物。而「大眾警衛」人員除由警方指名參予調解的一名職員外,其他人員一直被拒於深之都商場管業處(兼保安控制中心) 大門外。

 
下午3時50分,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 法律代表到達,並和在場的深之都業主委員會正、副主席及深之都業主委員會法律代表會談。 
 

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 法律代表提出,深之都商場的<分公契> 衹列明當發展商不再在商場內擁有任何業權,或“首任”管理人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自行辭職時,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作為深之都商場的“首任”管理人的委任才會終止。即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 “永遠”作為深之都商場的管理人

 
而深之都業主委員會正、副主席及其法律代表,則堅持20079月13日深之都業主大會有效、合法地撤換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作為深之都商場“首任”管理人的職務。
 

深之都業主委員會正、副主席及其法律代表,也不同意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 法律代表提出,暫時封閉[直至爭議解决]深之都商場管業處(兼保安控制中心)的要求

 
下午4時,在要求下,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的法律代表離開深之都商場管業處(兼保安控制中心);深之都業主委員會主席,指令新任管理人(獅寶管理有限公司)正式進駐深之都商場、商場管業處(兼保安控制中心)。
 
至同日下午6時30分,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 法律代表才完全從深之都商場及附近地區撤離。
 

「大眾警衛」則留下四名人員在深之都商場,深之都業主委員會指令新任管理人(獅寶管理有限公司)「大眾警衛」 的人員在深之都商場內衹屬遊客身份,並需於深之都商場開放時間外離開深之都商場。

 

由2007年12月29日開始,一切有關深之都商場管理與“首任”管理人龍亞行(Future Dragon Limited)及其管業代理仲量聯行已無任何關連。特此公告

 
深之都業主委員會認為大廈的分公契引起的不公和糾紛,在社會上出現的已愈來愈多,情況也愈趨複雜,特別是關於終止「分公契管理人」職務的權力,現時在法律上存在灰色地帶。
 
深之都業主委員會希望藉此機會,公開向政府行政當局,立法會議員及香港律師會反映此“社會問題”,希望當局、香港律師會盡快立例、修例(及律師章則):-

1.       規管終止 「分公契管理人(及相類似分公契管理人)」 的職務,用法例清晰地註明容許 <分公契(及相類似公契)> 的小業主透過業主大會議決,用多數(或某份數)票可以有終止 「分公契管理人」職務的權力;

 

2.       規管律師於草擬 <分公契(及相類似分公契)> 時,用公平 <分公契> 條款清晰地註明容許 <分公契> 的小業主可以透過業主大會議決,用多數(或某份數)票終止 「分公契管理人(及相類似分公契管理人)」職務。

 
因為這樣,

(1)         地產發展商及 <分公契(及相類似分公契)> 草擬者便不能利用現時法律灰色地帶,訂下不公平的委聘「分公契管理人(及相類似分公契管理人)」條款,從而讓小業主受欺壓;

 

(2)         <分公契(及相類似分公契)> 的小業主便可獲得他們應得的法律權利,就如同其他屬 <建築物管理條例(香港法例344章)> 的小業主一樣,可利用成立大廈立案法團後的業主大會議決終止 <大廈公契管理人> 的職務。

 
 
深之都業主委員會謹啟
OO八年一月九日

關閉